华野历史上的战役记录

分享到:

  1947年8月间,华野副政委谭震林率领损失较大的二纵、七纵去胶东地区休整,临走给粟裕留下一封长信,以诚恳的语气相告:“数十万大军的指挥,如果不能看远是很危险的,如果拿五仗没打好的主要原因放在乐观这点上去检讨,是不能把问题彻底弄清楚的”,这是来自华野内部一次罕见的批评。

  此前的6月29日,华东野战军接到了西柏坡的电令,要求陈粟大军多路出击牵制山东战场的蒋军,以减轻刘邓在大别山的压力。根据这一指示,华野决定兵分三路出击,以叶飞和陶勇率两个纵队组成“左路兵团”挺进鲁南,以陈士榘和唐亮率三个纵队组成“右路兵团”直插鲁西,陈粟亲自掌握四个纵队及特纵在鲁中拒敌,这就是华野历史上有名的“七月分兵”。

  陈粟首先选歼的是进犯鲁中根据地的整编第11师,即胡琏率领的蒋军“五大主力”之一,由于山东战场兵力已不充足(调出部队去大别山),胡琏电请徐州方面转攻为守,从鲁村转进到南麻地区构筑工事,在此停留了20多天不再继续推进。7月18日,华野三个纵队在大雨中包围南麻开始攻击,以第7纵队负责阻援。

  然而在这大半个月时间里,胡琏督促部队构建了非常完备的防御工事,南麻周围五公里范围内,整11师修筑了以数百个子母堡为核心的工事群,缺乏思想准备的华野指战员在进攻中付出重大伤亡,仍然进展缓慢。胡琏为了负隅顽抗,当场枪决了临阵脱逃的整编18旅一名工兵营长,逼着各部队拼死抵抗,战斗异常激烈。

  即便如此,华野依靠优势兵力和官兵们的浴血奋战,历经三天反复争夺,仍然将胡琏所部压缩至很小的区域,攻击部队已经全面接近敌核心阵地,看起来胜利在望,而“土木系”老本整编第11师则在劫难逃。陈粟首长希望全歼整11师再来一次“孟良崮大捷”,以实际战果配合刘邓大军的战略行动,而胡琏则拼命地向徐州和南京发电,要求增援。

华野历史上的战役记录

  然而由于暴雨倾盆,华野用来攻坚的炸药几乎全部受潮,无法对敌核心阵地进行爆破攻击,爆破手冒着敌人火力送到位后能爆炸的不足十分之一,垂死挣扎的胡琏则不停派出部队实施反冲锋,战局一时陷入僵持。在外围,黄百韬担任指挥官的敌人援军正在赶来,援敌由整编第25师和整编第64师的四个整编旅组成,孟良崮战役的处分,让黄百韬不敢偷奸耍滑,率领部队疯狂进攻我7纵阻击阵地。

  1947年7月21日凌晨,黄百韬所部已突破华野阻击线,接到消息的胡琏搜集所有剩余弹药,组织部队进行了最大规模的一次反突击,部分华野部队被迫后撤。当晚,陈粟为避免全军陷于被动,下令撤出战斗,南麻战役就此失利。战役中我军歼灭整编第11师5000余人、增援的两个整编师4000余人,但华野四个纵队伤亡近万,是一次得不偿失的战斗。

  南麻战役绝对是一场恶战,华野伤亡较大本应转入休整,但是蒋军李弥的整编第8师此时突然占领临朐,阻断了我军向胶济线以北转移的通路,粟裕侦知李弥部队刚刚到达临朐,防御工事仓促不坚,遂决心乘其立足未稳将其歼灭。于是再次命令第2、第6、第9共三个主力纵队转而围攻临朐城,同时继续以7纵阻援,各纵队于7月24日遵令同时发起战斗。

  至7月26日下午,华野二纵5师已经突入临朐南关,并对城墙多处实施爆破,可惜暴雨再次使炸药失效,第5师一个突击连连续五次爆破,炸药包居然一个都没有响。当夜5师再次组织突击,将城墙炸开缺口后所属第14团迅速冲进去七个连。但是由于突破口被敌军火力封锁,14团突入城内的部队被敌军包围陷入困境, 李弥以两个团进行疯狂反扑,我军七个连的干部战士奋战3小时后弹尽援绝,几乎全部壮烈牺牲。

  由于外线阻援的7纵兵力已经严重不足,被追敌和援敌多处突破,难以保障攻城部队的侧后安全,加之华野已连续作战半个月,伤亡较大部队疲劳,同时受山洪暴发影响,粮食、物资前送及伤员后运等均极困难,考虑再三,陈粟首长再次下决心撤出战斗。 临朐之战,华野虽然歼灭李弥整8师7000余人,但未能达成预期的歼敌目的。

  整个1947年七月份华东野战军连战不利,都是在几乎锁定胜局的情况下遭敌反扑而功亏一匮,其实很重要的一个因素,就是无法在局部形成兵力上的绝对优势。战后,粟裕将军主动承担了全部责任,但是在西柏坡和陈毅的鼓励下,粟裕率领部队很快走出失利的阴影,经过一个月时间的休整后,1947年9月初即挥师鲁西南,取得了全歼敌整编第57师的重大胜利。

欢迎转载顶尖信息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顶尖信息网 » 华野历史上的战役记录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